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520 >> 财运天降 >> 第五百零四章 去寻找家乡之旅

第五百零四章 去寻找家乡之旅

山林中,楚红低着头,仔细地在草丛中寻找着消肿化瘀的草药。

但是陆原的心思,却完全不在这里,脸上的伤痕什么的,他根本不在乎。

他在山林中跑来跑去,这边看看,那边瞧瞧,希望能想起一些什么,对于这个世界,他就像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对这个世界充满了了解的渴望,这不仅仅是本能,而且也是内心深处某种无形的指使。

没多一会儿,他已经把楚红远远的甩在了身后,不见了踪影。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不知不觉到了山顶。

眼前的景象一片开阔宏远。

这不是孤立的山,这里是群山环绕的连绵山地,远处一座座山头林立,绿色地毯从这里一直铺向远方。

陆原站在山顶,久久看着眼前,慢慢的,他的目光黯淡下去。

他依然什么也想不起来。

眼前的景象,是那么的陌生。

他带着失望,慢慢的走下山顶。

和上山时候到处跑到处看不一样,现在他只是低着头,心里莫名的惆怅。

但突然,他心里一动。

眼角似乎看到了某种东西。

绝对和这个山林格格不入的东西,就挂在不远处的树枝上。

走得近了,陆原脸色也变了,紧接着,他差点没忍住呕吐起来。

那是一只手,残肢,触目惊心的挂在低矮的树枝上,连带着皮肉耷拉在那里,断口参差不齐,看起来这断手就像是被硬生生从身体上撕扯下来的,陆原似乎都能听到当时候那种惨叫声了。

血已经干涸了,树下的草丛上也可见斑斑血点。

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怎么会有断肢?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死者是谁?

难道是竹里馆里的人?那也不对,馆里并没有人失踪啊。

陆原目光又是一动,他小心的伸出手,在断手上摆弄了一会,小心翼翼的取下了一个东西,那是断肢上的手镯。

手镯是黑铜色,看起来比较古朴,似乎有很久年代了。

陆原小心的把手镯带在自己手腕上,轻轻抚摸着手镯,他心里涌起一种哀伤,不知道这手镯的主人生前遭受了多大的痛苦。

然后他把断手取下来,小心的给埋起来。

不管怎么样,入土为安。

“小蝶,小蝶!”远处传来楚红的声音。

陆原只好匆匆离开这里。

“小蝶,你去哪里了,这草药我都弄好了,快敷上吧。”楚红把好几种草药放在嘴里咀嚼成泥状,然后涂到了陆原脸上,她动作很轻柔,也很仔细,给陆原敷药的时候,她看起来全神贯注的,“记住了啊,以后你尽量离余燕远一点。我感觉她不喜欢你。”

“她这样子,你和青竹师父为什么不管管她呢?”陆原说道。

“也不是那么好管的,余燕的身份不一般。”

“身份不一般?”陆原仔细的品位这句话的意思。

“她是半个仙族。”

“仙族?”陆原只觉得脑袋里好像有什么被惊到了,虽然自己从来没听过这个词,但是一听到这个词,他却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似的。

“听说是有个仙族的女子,来到下面,和凡人生了孩子,后来那女子的家族知道了这件事,把凡人杀了,把仙族女子带走了,只留下孩子在人间,师父抚养了她,就是余燕。所以,你最好远离她,让她看不到你,不给她找你麻烦的机会。”

“好,我知道了。”陆原点点头。

楚红给陆原把草药都抹好,“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你刚才说你要见师父,问她一些问题的,那我带你去见她吧。”

两人回到竹里馆,楚红就带着陆原去见了青竹。

“小蝶,你要问我什么?”青竹问道。

“师父,我忘记了我从哪里来的了,也忘记我是谁了,你能告诉我吗?”陆原也没有隐瞒,把自己想问的,都一股脑儿给问了。

“你真的不记得了?”青竹仔细盯着陆原看了一会儿,又叹了口气,“可怜的孩子,一定是你来的路上遭遇了太多险恶,超出了你的承受能力,所以你失忆了,这也不怪你,毕竟在你之前,还从来没有一个人从你那里来到这里过,我想如果不是因为迫不得已,你也不会来的,从你那里来到这里,一定是一个很曲折的经过。也难怪你会忘记很多事情。”

“这样吧,楚红,这一段时间,你先教小蝶一些防身的功法,等小蝶学会之后,可以让她回家乡去看一看,也许她就能想起来了。”

“是,师父。”楚红也显得很高兴。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陆原就在竹里馆里留下来了,和楚红学一些基本功法。

就这样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月。

“好了,小蝶,你学了一个多月的功法,虽然不至于脱胎换骨,但是自保肯定不成问题了,你这样回去师父也会比较放心,楚红,你送小蝶离开大山。”青竹说道。

“是,师父。”

“小蝶,你离开大山之后,就一直向东方走,一直走,直到有一天,你会看到一个城镇,你找到城镇上最破旧的屋子,那就是你来的地方了,你到了那里,一定会想起你曾经的一切的。”

此时的陆原,已经和楚红分开了。

他独自踏上了前往东方的小路。

离开竹里馆时候,青竹师父的这段话,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里。

小路果然很漫长,陆原也不记得自己走了多久,也许有十几个日日夜夜,这十几天来,他从起伏不平的山区走到了平坦的平原,终于在一天早晨,他的眼前果然出现了一座城镇。

缕缕早晨的青烟弥漫在城镇上空。

看起来,是一个很祥和很闲适的小镇。

陆原的心里也激动起来,很快就能解开自己的身份了吗?

他虽然对自己的过去,一点都想不起来了,但是他总有一种感觉,自己的身份是一个极大的秘密,一旦自己弄清楚一切,这个世界肯定会发生一件大事。

青竹说过,自己的家,就是这个小镇上最破旧的屋子。

陆原在镇子上转了一圈,终于确定了小镇东南角的一个草屋,就是这小镇上最破最旧的屋子。

小草屋很低矮,一共就两间,外面堆着一些破旧的瓦罐,看起来就仿佛是没人居住废弃了一样。

陆原慢慢的走了过去。

他只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的越来越快。

这个小屋里,会是什么人?

是否真的可以解开自己的身份?

陆原一狠心,再不迟疑,直接就踏进了小屋里面。

眼前黑乎乎的,毕竟刚从外面明亮的地方进来,不过,即使等陆原适应了小屋里面的光线,这屋子里面依然很昏暗。

屋子里面很简单,可以说是很简陋,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别说家具,整个屋子里连一块木头都没有,只有地上摆着一些简陋的陶器,角落里有一些破旧的被褥,中间是一堆柴火。

但是陆原的注意力,却集中在了被褥上,那里坐着一个老人。

“原原,是你吗,原原……”

老人突然转向了门口,看着陆原。

“你……”陆原仔细的打量着老人,希望能挖掘出记忆里熟悉的东西,可是他失望了,什么也没有,自己并不认识这个老人。

“快来奶奶这里,让奶奶摸一摸。”老人在被褥上动了动,急切的说道。

虽然不认识她,但是这个要求陆原也没有抗拒,毕竟自己来这里,就是来寻找答案的,多亲近亲近,也许就能找出什么来。

走得近了。

陆原才惊讶的发现,这老人的眼睛是看不到的。

心里不禁有些同情,这老人生活环境这么差,眼睛又看不到,到底是怎么活下去的啊。

“啊,你,你不是原原……你的手腕,比原原的要粗一点……”老人一摸到陆原的手,顿时就是一哆嗦。

陆原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不,不对,你是原原,你真的是原原……啊,原原,我的原原……”此时老人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摸到了陆原手腕上的那个镯子,一摸到那个镯子,老人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抱紧了陆原就哭了起来,“啊,原原,你比以前胖了,你一定到了青竹大师那里了,青竹大师一定收留你了吧,这些天你吃的好了,所以才胖了,太好了,孩子,你以后终于可以过上好日子了,这些年跟着奶奶,真的吃苦了……”老人一边喃喃的说着,一边摩挲着陆原的手腕上的镯子,“好孩子,你还一直保留这个镯子……”

陆原听到这里,一开始还有点不明白老人在说什么。

但是突然,他脑袋嗡的一下,似乎所有的事情一下子全部都明白了!

那山林里的断手。

带着镯子的断手。

陆原只觉得一阵晕眩,自己差点都没站住,好一阵子,他才稳住心神。

老人是因为镯子才确定自己是原原的,所以那个断手的主人才是原原,也就是说老人一直牵挂的人,已经死了!

而且老人也说到了原原去寻找青竹大师。

而青竹大师也让自己来这里寻找答案。

所以,青竹大师应该是把自己当成了来自这个小镇的那个叫原原的女孩子,而那个真正的女孩子已经在山林里遇害了,自己恰好在那个时间出现在竹里馆,所以被误认为是原原了。

当然,青竹大师肯定也没见过原原,她可能只是知道有个来自这个小镇的女孩子去竹里馆拜师。

她不知道的是,那个女孩半路出了事,而自己恰好也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竹里馆。

“原原,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叫奶奶啊,你不是怨恨奶奶吧,要不是那些事,奶奶也不忍心你离开啊。”老人抱着陆原就哭了起来。

陆原傻站在那里,脑子里都是那个挂在树枝上的断手。

那是一个女孩子的手,他能想象到,一个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迫离开家乡的女孩子,走了十几个日日夜夜,克服了多少艰难险阻,终于来到了竹里馆的大山里,她咬着牙坚持着,眼看着就要到了竹里馆,结果,惨剧发生了,她死了,死的还是那么凄惨。

也许当惨剧发生的前一刻,那女孩的心里还有一种就要到达的喜悦呢。

想到这里,陆原的心就觉得很痛。

虽然自己和那个叫原原的女孩子的死没有关系,但是这一系列的事情,让陆原总觉得自己和那个女孩子牵扯到了一起。

“奶奶……”

陆原轻轻的抱了抱这个失明的老人。

这老人已经够可怜的了,陆原不想让她再知道自己孙女已经遇害的事情了,如果把实情告诉她的话,恐怕老人遭受不到如此巨大的打击,很可能就……

“原原,你的声音都变了……”

“奶奶,我一路从青竹师父那里走来,太累了,嗓子都哑了,奶奶,你放心,青竹师父对我很好,还有里面的姐姐们对我都很好,青竹师父还给我取了名字叫小蝶……”

“啊,太好了,青竹大师是神仙啊,神仙给弟子取了名字,就是正式承认了,我,我以后一定天天给青竹大师烧香,小蝶,这个名字真好听,就跟小时候的你一模一样,你就像蝴蝶一样,那么漂亮……”

老人正喃喃的说着,突然,门口又传来了响声。

“啊,是矩矩回来了,矩矩,你姐姐来看我们了,你快点进来。”老人高兴的喊道。

陆原的心,却一瞬间沉了下去。

这下完了,谁能想到,那个可怜的女孩子,竟然还有个妹妹?

此时,陆原知道,已经无法隐瞒了。

他转过身,眼前的少女,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虽然身上的衣裳破烂不堪,但是依然掩饰不住她脸上的那种俊俏和灵气。

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已经进入了青春期,女孩的身上,那种幼稚正在逐渐少去,更多了一种少女的蓬勃向上的感觉。

“奶奶,你说,姐,姐姐……”少女大大的黑眼睛,怔怔的看着陆原,一时有点愣住了。

“是啊,原原回来看我们了,赶紧叫姐姐啊,这才一个月你都不认识了,你不是一直在说想念姐姐吗……”老人虽然在催促,但是语气里是满满的一种幸福。

少女还有点不解,但是当她的目光移动到陆原的手腕上,看到那镯子的时候,她那本来还算平静的大眼睛里,几乎是瞬间就灌满了眼泪。

那一刻,她似乎终于明白了什么了。

她的眼睛,完全停留在陆原手腕的镯子上,好像被钉在上面了,她的眼泪断线一样,啪嗒啪嗒就滴落了两腮,她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似乎想要拼命的哭喊,但是却被她双手捂住,她的情绪十分激动悲伤,整个身体都在因为哭泣而抽搐。

但是,她没发出一点声音。

那种无声的剧烈的哭泣,陆原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了。

“怎么回事,你这孩子,还不叫姐姐,奶奶生气了啊!”

矩矩虽然在哭泣,但是没有发出声音,所以老人当然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了。

“姐,姐姐,你终于回来了,矩矩好想好想你,姐姐,你吃的比从前好了吧,都长得比以前胖了一些了……”

终于,矩矩开口了,她的声音带着几分撒娇,一点都听不出异样,但是说这些话的时候,陆原就明明依然看到她的泪水还在肆意流淌。

“好,你们姐妹俩去谈谈心吧,记住了,别给外人看见了,要是被人看见原原回来了,那也不太好。”老人说完,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陆原不敢多耽搁,急忙拉着矩矩离开了草屋。

因为他知道,哪怕在草屋里再多待一分钟,可能矩矩就再也控制不下去了。

毕竟,她才十三四岁而已啊。

外面,小河边,水草地。

“姐姐!”

少女跪在地上,哭的肝肠寸断的一般,眼泪在地上凝聚成一条小溪,缓缓的汇入河里,那种痛苦,陆原都不忍心多看。

他虽然不知道那个死去的女孩和这少女的关系到底怎么样,但是想一想,这姐妹俩和一个失明的奶奶相依为命,姐妹俩肯定要相互帮助一起照顾奶奶,两人的关系,应该比起其他家庭的姐妹要亲的多吧。

陆原没有去安慰她,也没有去阻拦她。

就任由她哭吧。

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少女终于累了,也哭干了眼泪,她瘫坐在河边,目光直直的看着河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陆原终于把镯子摘下来,给少女带上。

他心里一片沉重。

“姐姐,你死了,我还留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意思,你说过,等去了青竹大师那里学了本事,将来回来看望我,照顾我,保护我,现在你走了,还有谁来照顾我,世界上这么多坏人……”少女喃喃的说道。

“别怕,我来照顾你,以后,你就当我是你姐姐,以后,就由姐姐来照顾你,保护你!姐姐发誓,以后永远不会有人欺负你!”陆原轻轻的搂住少女。

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突然涌出一种熟悉的力量感,就好像,自己曾经也说过这样的话一样。

喜欢财运天降请大家收藏:(www.bxwx520.org)财运天降笔下文学520更新速度最快。

财运天降最新章节 - 财运天降全文阅读 - 财运天降txt下载 - 别管我是谁的全部小说 - 财运天降 笔下文学520

猜你喜欢: 终极插班生都市之最强死神我的师傅是校花重生之娱乐天王女神的近身护卫女总裁的近身兵王苍狼特种兵神界微信红包群重生之我是大富豪医武至尊在荒岛求生的日子校花的捉鬼小道士至尊股神我的28岁女房东校花之贴身高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重生都市之最强兵王桃运村医活色天香都市最强神豪巨富女婿我身上有条龙天降横财天庭小狱卒校园邪神传豪门继承人
完本推荐: 我自地狱来全文阅读穿越而来的曙光全文阅读黄泉杂货铺全文阅读绝世无双全文阅读强者归来全文阅读引诱反派的正确方法全文阅读巅峰全文阅读校园护花高手全文阅读继承罗斯柴尔德全文阅读天唐全文阅读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全文阅读最强杀神全文阅读救个校花当老婆全文阅读修罗帝尊全文阅读写实派玛丽苏全文阅读十全食美全文阅读极品天师捉鬼系统全文阅读蛟龙武主全文阅读我爷爷是迪拜首富全文阅读悲催女配奋斗史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太初数攻医妃惊世鲛人泪之画地为牢天才神医宠妃万族之劫系统穿梭之福妻满满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我来自游戏世界穹顶之上寒门贵子都市猎人楼乙爆宠八零:重生娇娇女无上神帝麻衣神算子重生初中:神医学霸小甜妻位面无限重生无限之至尊巫师重生之老子是皇帝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永恒圣帝炮灰女修仙记娱乐超级奶爸诸天万界神龙系统觅仙道魔临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

财运天降最新章节手机版 - 财运天降全文阅读手机版 - 财运天降txt下载手机版 - 别管我是谁的全部小说 - 财运天降 笔下文学520移动版 - 笔下文学520手机站